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章>正文
 
享受收藏世界里的诗意

广西钱币学会 · 2016/9/19 9:51:00

家在海城的柯楚兰爱好收藏近20年,家里积累了大量藏品,主要是陶瓷类,年代远的达上千年,近至民国时代。这么多年来,为了收藏,她付出了许多心血和财力。柯楚兰的收藏仅仅是出于爱好,她不是一个古董商,因此家里虽然藏品琳琅满目,对她的经济却毫无帮助,真正是应了那句“坐拥千金,却身无分文”的话。但柯楚兰从不后悔。她说,收藏不断地给她带来乐趣与惊喜。比如,她从中学到了不少历史知识。更重要的是,这位原本就喜欢古文诗词的人,面对那些古色古香的陶器瓷罐,时常发思古之幽情,不觉形诸笔墨;诗词写多了,柯楚兰就成了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柯楚兰的外祖父是乡里的“秀才”,经常给她讲古,受其影响,她爱看书,并着迷于唐诗宋词,特别喜欢李清照,这位千古奇女子的诗词里有着千般的滋味和万般的风情,常使柯楚兰浮想联翩,遥想当年珠帘半卷时那娇羞的倩影,充满了诗意的回味。在品味李清照的《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时,柯楚兰时常为“瑞脑、金兽、玉枕”所迷,总是想象着这些宝物,究竟是长什么模样的呢?当她读汉代乐府《罗敷女》“头上倭堕碧,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时,也会生出疑问:堕碧、月珠、缃绮、紫绮,又是何物呢?这些东西,让少年的柯楚兰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便经常带着这些疑问请教老师或祖父等长辈,大人们有时尽量给她解释,有时鼓励她往古物中去寻找答案。如此,求知的欲望便让她萌生了收藏的意念,一发而不可收拾。

起初,从几个瓷片玩起,也因经济有限,只能玩小的,更多的是去欣赏别人的藏品,并从中学习、交流,遇到不懂的或请教行家,或在书上寻找答案,慢慢玩出了一点门道。

几年之后,刚好柯楚兰所经营的生意赚了一点钱,她开始放开手脚去挖掘一些较有价值的古董,甚至一个人曾跑到陕西、湖北、湖南、浙江、福建等地去淘宝、拜师、交流。那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那个时候的收藏品市场还比较讲诚信,也没有那么多赝品,那段时间是柯楚兰搞收藏的黄金时段。她家里搭起的货架上,摆满各式各样的单色釉、青花、粉彩等诸多藏品。面对那些承载着历史文化气息的坛坛罐罐,常常让她一把玩就忘记了时间的存在,柯楚兰沉浸在其中与它们相处久了,就如家里人一样,没事跟爱它们唠叨。柯楚兰说,不要以为它们是一件没生命的静物,能够流传至今,是经过了千百年岁月的沉淀、吸收了日月精华,辗转能够在她手上停留下来,这可是一种缘分呀。如果你用感情去对待它们,相信就会有相通之处。

所以说,柯楚兰是用心在收藏的,再加上她为人耿直忠厚,要靠收藏赚大钱,她自己坦诚说,没这个本事。反而,有时更会倒贴钱去留住一些经济价值不高,但有考古价值、历史价值和文物价值的物品,比如一些较为原始的陶器,如我们当地出土的牙钵、坛罐之类,因不值几个钱,往往被人搁置于墙角、露天等地方,受不到重视,这些东东出土的年代往往比较久远,其唯一的价值就在于见证了历史。柯楚兰一遇见这种陶制品,便自觉自己有责任去保护它们,因而,总是出钱买下。譬如有一次,她在海丰的梅陇镇见到一个出土于宋末元初的牙钵,被主人置于天井的杂物旁边,看之可惜,柯楚兰便把它买了带回家保管。一直以来,她收藏类似这样弃之可惜,留下又不是很值钱的物品多了,收藏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留下历史的活见证,而不惜自己原本也不宽裕的经济。

有一段时间,柯楚兰身体欠佳,呆在家里养病,那些藏品就成了她的精神伴侣。她常常与它们作无声的交流,有时一个古花瓶或一个小手镯就可以让柯楚兰把玩大半天,跟它们对话、想象它们原来的主人是什么身份、做什么事的、所处的那个年代发生了什么事情等等……就在这种犹如梦幻的空间里,时常让她穿越回到了唐诗宋词的朝代里,幻想与藏品的主人们对酒当歌、谈笑风生……这又是一种多么诗意的境界啊!

正如一位文友形容柯楚兰这种收藏的情趣与精神时赞赏道:与其说她走上收藏之路是心灵萌发的情感,不如说是为了“以物咏志”,通过收藏,表达她对传统文化的追寻……如果说,是好奇之心使她萌生了收藏的情愿,那么,也可以说是穿越唐诗宋词梦境的情思点燃了她收藏的火把。

  [来源:汕尾日报]

浏览次数176
广西钱币学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地 址:广西南宁市桃源路39号(530021)
联系信箱:grns@163.com 联系电话:0771—2846039 2829550 28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