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章>正文
 
丝绸之路上的钱币文化

广西钱币学会 · 2016/9/18 9:34:00


萨珊银币。萨珊王朝继承了帕提亚帝国的政治遗产,其钱币风格独特,对后世影响很大。

 

  丝绸之路是连接亚欧的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成为东方与西方之间在经济、政治、文化等诸多方面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丝绸之路是贸易之路,作为丝绸之路的见证者,丝绸之路上的钱币一直伴随着古丝绸之路的兴衰不离不弃,虽然几千年来的丝绸之路上有无数次大小规模的王朝更替与人口迁徙,其中究竟涉及到多少种钱币种类至今没有人能说得清,但这丰富的经历更是赋予了丝路钱币深刻的文化内涵和重要的历史价值。丝路古钱币不仅见证了丝绸之路上东西方物质文明的交流,也为文化方面的交流承载着信息。在东西文化交流史的研究中,有着特殊的地位。

 

    丝路钱币的历史与形成

 

  早期地球上各个地区的人类往往受制于交通能力,一般都在较小的地理范围内进行商品交换,在商业行为的发展过程中,不同地区的货币形成了各自的特色,比如希腊罗马主要采用打制货币。西安源浩华藏博物馆坐落于西安唐代南城墙基址之上,西安是丝路文化的出发地,馆长鲁智勇对丝路文化情有独钟,他介绍:“他们使用手工打制钱币,主要以重量来计算价值,材质绝大部分为贵金属,因为金和银都便于携带,很少一点就能买很多东西;铜相对来说价值低一些,但在早期人类来看,铜也是很珍贵的。”

 

  中国在商周时期就形成了各种各样的货币,后来秦国统一诸国之后,统一圆形方孔钱作为通用货币。鲁智勇介绍,日本、朝鲜、越南等东亚很多国家的货币体系都受到了中国的影响使用方孔钱。而世界其他地区,比如美洲,早期以易货为主,也使用贵金属,但货币形态不明显,没有形成完整的货币体系,所以早期货币最主要两种体系就是欧洲希腊罗马的打制钱币和东亚以中国为主的方孔钱。

 

  公元前4世纪,马其顿国征服希腊各邦。前334年,马其顿王亚历山大率军进攻波斯,开始了亚历山大东征。这是一次掠夺性远征,对亚洲文明造成一些毁坏性的破坏,但是客观上也促进了东西方之间的联系,双方贸易往来更加频繁,许多希腊人移民到了西亚,其生活方式、风俗、语言和文字由此传入东方,同时西方也从东方汲取了不少文化养分。经这一途径,希腊获得了与东方文化直接交流和融合的机会。在此之后,中西亚地区的钱币受到希腊文化的影响而普遍开始使用打制着国王头像或特定图案的货币形式。

 


贵霜帝国金币。贵霜帝国由大月氏人建立。其钱币兼具希腊和中亚文化特色。

 

  随着东西方贸易交流的不断增多,在丝绸之路形成和发展的过程中,金银铸币是一种主要的结算方式。由于贵金属体量小,便于结算,并且世界各地都承认金银的价值,这种货币成为了跨越国家、地域和文化的贸易行为的通用货币。鲁智勇解释说:“我卖了东西后得到你的货币,我不一定非要把这个货币直接当钱使用,我可以直接把它当成贵金属来对待,这种行为很普遍,所以中国人在得到了这些金银铸币之后很少能够留存下来,有很大一部分都被融化掉做成了别的东西。”

 

  整体来看,货币是为了方便贸易而存在的,所以为了方便,既然金银大家都认,那就用金银来交易。钱币的具体形态并不是大问题,因为你国家的钱我也不认识,但我可以按重量计算,这也使得真正能流传至今的丝路货币是比较稀少的,许多货币流通到中国就被改成其他形式了,比如打成金银首饰或金银器用具,原始货币形态很难保存下来,但是这种流通方式在丝绸之路贸易过程中起到了重要的媒介作用是肯定的。

 

  当然,这种货币形式也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欧洲的金银铸币在使用过程中比较适合大宗贸易,比如一下子买了很多货,使用金币结算很方便,但是小额交易就不那么容易了,欧洲的辅币系统并不发达,所以在这方面其贸易形态是非常落后的,尤其在罗马衰亡之后进入黑暗中世纪,依然使用着以物换物的原始交易方式,只是后来在进入工业文明之后又重新发展起来了。根据鲁智勇的分析,欧洲的钱币制度一定程度上也制约了它的贸易发展:“辅币的计量单位越小,它对经济的激活能力也越强,虽然后期欧洲也发展了一些辅币,但总体来看总量太少。这一方面是由于他们人口少,另一方面也是受制于农奴经济,一般的农民需要钱币的可能性也很小,生活中交易行为不多,而中国经常可以发现一个窖藏就能找到数以吨计的铜币,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的货币体系是相对发达的。”

 


成吉思汗金币。蒙古帝国为丝绸之路的再度辉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研究丝路钱币是个大课题

 

  回到今天,经过了历史的磨砺与冲刷,如今的人们再回头审视丝路钱币,它带给我们的已远远不止于贸易工具那么简单,今天的我们甚至可以从丝路钱币中获得高于往昔的收获。

 

  首先,如今的丝路钱币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品,拥有着独有的历史研究价值, 原大英博物馆币章部丝路钱币研究员王丹分析,丝绸之路是贸易渠道,贸易有两种形式:第一种形式是以物易物,第二种形式就是卖成钱币带回来。以物易物的东西今天已经找不到了,留下来的只有钱币。丝绸之路是贸易之路,贸易之路就等于钱币流通之路,所以钱币是丝绸之路历史最直接的见证者,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见证者,今天可以通过钱币研究得到很多收获。

 

  王丹举例说,人们知道历史上曾经有贵霜这么一个国家,后来又知道它的疆域和历史,绝大部分信息都是从钱币研究得出来的。很多搞历史研究得人有一个习惯就是从史书上去考证,而写成书的历史往往有很多避讳而有失真实。印度并没有一本完整的史书,他们不像中国有史记汉书宋史等各种记录,他们的历史有的雕刻在石头上,比如石窟艺术,另外一个重要途径就是钱币,谁当国王谁发行自己的钱币,中国也一样,有乾隆通宝、嘉庆通宝等,所以说钱币研究价值太重要了。

 

  另一方面,语言学家也非常重视钱币研究。从文字种类上来看,丝路钱币涉及到古希腊文、巴斯巴文、阿拉伯文、蒙文、维文等诸多文字种类,还有许多种文字今天已经成为了死文字,比如佉卢文很早以前就没人使用了,但它在钱币上却真真实实地呈现在了我们眼前。王丹介绍:“这些文字都是古人写的,古人写之后才出现在钱币上,所以文字学家必须研究钱币,那是最真实最原始的资料。”

 

  从丝路钱币的语言文字特色中,我们还能看到丝路历史上文化交流和融合的铁证。王丹为我们介绍,在众多种类的丝路钱币之中,最明显的代表就是和田马钱了,这种钱币一面是一匹马的形象,另一面是汉字五铢的铢,最早发现于新疆和田,所以很多人叫它和田马钱,而学术上称它为汉佉二体钱。这是因为在这一种钱币上出现了两种文字种类:一面使用的是佉卢文,而另一面使用的是汉字,这很能代表丝绸之路钱币的特点。“我主要研究贵霜钱币,包括亚历山大大帝的钱币,很多钱币都是正面使用古希腊文,而背面是佉卢文。这是一种文化融合现象,因为佉卢文是当地流行的一种文字,当古希腊人打到这里要发行钱币的时候,从理论上讲官方文字应该是古希腊文,但是从当地实际情况来讲,很多人不懂希腊文,通用文字是佉卢文,所以发行了这种形态的货币,它能让所有的主流文化都能够读懂。”王丹说:“丝绸之路钱币研究的难点也在这里,比如说同样是佉卢文,有的是用希腊文的语法写,还有的是用古印度语的语法。这就像汉语拼音,汉字用是汉语的语法,但是拼音是拉丁字母。所以丝绸之路钱币有时候乍一看是同样一种文字,但很多时候同样的文字不能用同样的语法去解读。”

 

  正因丝路钱币拥有如此丰富的内涵和多种文化交融的历史特色,所以王丹总结说:“现在谁敢说研究通了丝绸之路钱币,基本上就是忽悠人的,因为丝绸之路钱币涵盖的历史、朝代、文字、宗教内容太多了。我真正的研究领域是贵霜和大夏,所以我只能说这方面我能读懂一点。”而丝路钱币究竟有多少种类,涉及到了多少种文字,根据王丹在大英博物馆工作时阅读的英文资料和后来在中国钱币博物馆的研究经历,没有发现世界上哪一个人或哪一个组织能给出一个满意的答案。

 


大历元宝,中国最早的年号元宝钱。在西北地区铸造,中原比较少见。

 

    丝路钱币收藏的现状与前途

 

  存世量

  谈到收藏,首先来谈存世量。从几位专家共同分析的结果来看,丝路钱币目前存世量有限,这主要涉及两个原因。一个是任何时候,金银铸币作为贵金属在使用过程中不断地被重铸:一种情况是一国发行的钱币流通到他国人手里,比如中国,中国国内的人们并不认识这种钱币,所以往往被改变成其他形式;另一种情况就算钱币没有流出国界,但到了后代王朝,非常有可能要换成新皇帝的头像,所以也会重铸。这样的话原来的钱币留下来的可能性也就很小,而越早的钱币留到今天的可能性就越少。中国古代钱币留存下来的比较多的原因是中国经济体量非常大,交易比较频繁,相比而言战乱和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也比中西亚地区要少,所以留存量比较大。

 

  另一个原因是,丝路文明发展了几千年,尤其是原来丝绸之路可能水土繁茂的地区现在已经变成了沙漠,很多东西都埋在了地下。敦煌就是最明显的例子,原来的敦煌莫高窟前面是有一条河的,现在根本找不到了。这种地理变迁使得很多历史和文化都深埋地下,所以保存下来的钱币能够传世的就很少了。

 

  著名收藏家杜维善先生向上海博物馆捐赠了珍贵的丝绸之路古钱币。从上海博物馆丝路钱币的收藏平台,我们可以看见地中海艺术、西亚宗教、中亚文化,还有那些现象背后各个时代的人类精神。这些古代钱币促使人们对丝绸之路各国产生了强烈兴趣,从而促进探讨与研究。

 

  市场发展

  从收藏现状来看,诚然,跨文化收藏确实存在着一些壁垒,目前市场上虽然流通着一些丝路钱币,但是很多人看不懂钱币中的文化内涵,尤其是看不懂上面的文字,能够读懂希腊文字和阿拉伯文字的人已经非常少了,更不用提丝路钱币中出现的已经没人使用的死文字了。不过,根据王丹的分析,现在世界上的文化藩篱正在一点点被打破,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这种现象更会逐步加剧,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丝路钱币正处于一个价值洼地,未来的升值空间很大。从艺术角度来看,遗存下来的丝路钱币的雕刻做得也非常漂亮,有浮雕、有人像,具有相当不错的鉴赏价值。

 

  目前,欧洲的钱币,尤其是希腊和罗马的钱币已经被欧洲有话语权的收藏者收的差不多了,靠新的考古发现以及人们的探宝发掘的数量非常有限。但鲁智勇认为这主要是由于欧洲的古代钱币交易现象早就非常普遍了,他们的收藏体系和交易制度已经非常成熟了。“中国的拍卖制度形成也不过就是20来年,目前还很不成熟。不过虽说不成熟,但也掀起了一个热度,而钱币收藏是众多收藏家最初的起点,钱币的收藏基础和收藏人群是非常庞大的。过去人们收本国货币,现在随着改革开放,对外交流和国际交往增多,各民族和文化之间的各种交易行为将发生激烈的增长。世界钱币博物馆馆长储建国很早就致力于世界钱币文化的交流与收藏。他认为,从丝路沿线考古中发现的中国钱币,也可以说明中国钱币很早就加入到国际化的经贸往来之中。吉尔吉斯斯坦国家银行钱币博物馆就珍藏了大量从丝路流通而来的不同历史时期的中国古钱币。

 


巴克特里亚金币。正面为古希腊文,背面是佉卢文。典型的希腊风格钱币。

 

    单品价格与未来发展

 

  从单件钱币的市场价格来看,影响市场价格的主要因素除了材质、种类和完整度等大多数艺术品共有的影响因素之外,丝路钱币由于其庞大的种类和文化内涵,使得稀缺性成为丝路钱币的重要影响因素。鲁智勇介绍:“收藏钱币的人一般都有猎奇心理,一些常见种类的钱币一般给的价格都比较低,甚至直接按份量卖,但是对于一些稀缺品类的钱币,价格可能就要给的很高。”

 

  另外,钱币收藏受到文化话语权的影响也比较大,由于近代欧洲经济文化实力的崛起,自然使得他们对于自己的古代货币更加重视,出的价格更高,使得希腊罗马体系的货币价格走高,而其它地区和民族的东西,由于并没有受到特别的重视,就算是一个好东西,在交易价格上也不一定有多么好的表现。这其实也是由于认知不足而产生的。

 

  不过,随着全球化进程的加剧,国与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往往领先于其他领域的交流速度,人们对不同地区的文化的认同感会普遍增强,丝路钱币的价值也会逐渐被更多人所认识。鲁智勇介绍:“一旦大家都能够认识这些丝路钱币,可能俄罗斯人、哈萨克斯坦人、伊朗人都会来收藏,毕竟这些都是他们各自的文化历史的见证,一般简单的钱币收藏到后来都会上升到民族自豪感和对民族文化的研究上来。另外,作为一个中国人,我能收藏到全世界的钱币,我的收藏地位自然也就提高了。”

 

  “过去中亚的古钱币在市场上虽然较少,但也是收藏热点。随着世界经济一体化和中国与中西亚的交流,这个市场至少在中国会越来越大,因为大家对它的认知度越来越强。过去我看上面的字我都不认识,也不知道谁认识,现在相关的知识获取已经容易得多了,只有你真正知道了它的表面价值(材质与重量)和背后的文化价值(时代与历史价值),你对它的价值的判断才能越来越准,市场才能更活跃和更积极。目前中国对于中西亚的钱币收藏还属于幼稚期,但从世界角度来看,金银币的交易价格一直是稳中有升的。”鲁智勇总结。

 


古希腊地区本土流行的银币。年代约为公元前5世纪。

 

    新时代背景下的现实意义

 

  丝路钱币作为古丝绸之路几千年来不离不弃的见证者,除了已经提到的研究价值和收藏价值,在当今中国“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下,又肩负起了新的历史使命和现实意义。

 

  “一带一路”旨在借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符号,高举和平发展的旗帜,积极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其中,丝路钱币是古丝绸之路中今天依然可以探寻的最重要的历史证据。王丹认为:“丝绸之路钱币的研究为‘一带一路’打下一个坚实的基础,因为丝绸之路不是现在的路,是历史上就存在的路,通过钱币研究我们才能知道这个路在历史上是什么样,以致于在今天让它表现得更稳定、更发达,所以丝路钱币的研究为‘一带一路’战略提供了有力的历史和文化保证。”王丹表示,在此基础之上,以考古发现为依据,以丝路钱币研究的方法梳理古丝绸之路的众多分支道路和历史演变情况,并总结研究出一条丝绸之路主干道的位置,这些实际行为在当今的“一带一路”背景下具有重大现实意义。

 

  从收藏角度来看,鲁智勇分析,当今中国人的收藏观要具有国际胸怀。回顾中国历史上的强盛时代,都是中国人具有国际胸怀的时代,现在的中国收藏者和收藏市场都处于幼稚期和萌发阶段,只有具有国际视野和长远眼光的人才能在未来国际交流合作和文化大发展的时代引领潮流。

 

  “现在国家大力发展‘一带一路’,促进国际交流和合作,实际上如果你的收藏中有很多人家的东西,你们之间很容易就会产生一种信任感。当你作为一个外人到一个新环境中去的时候,如果你对他们的文化习俗、历史等内容都非常了解,你很快就能融入到当地人中去,受到很好的尊重,这就是一个文化认同的问题。”鲁智勇说。

 

  最近,在《鲁豫有约大咖一日行》中,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提出的一个亿的“小目标”窜红网络。在节目中,王健林分析迪士尼乐园在全球普遍亏损的原因时指出迪士尼的管理存在问题:“它不相信中国人,一个园来了一千多老外,这不开玩笑吗?”而在未来,在中国发展“一带一路”的大背景下,会有更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走向国际,在人们彼此不了解的时候,互相都会有警惕的心理,而一旦互相认同了,交流和沟通自然也就更加容易了。在经济和政治的交流与合作中,文化通常能起到关键的润滑作用,从这个角度可以明确,收藏的价值从来都不是一元的而是多元的,除了经济收益,还有更多更高层次的意义。一旦文化的价值被真正开发出来,就可以通过收藏来增进文化的沟通和了解,那个时候,收藏的高级价值才会真正体现出来。彼时,一个亿,真的也就只是一个小目标了。

      [来源:收藏投资导刊]

浏览次数167
广西钱币学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地 址:广西南宁市桃源路39号(530021)
联系信箱:grns@163.com 联系电话:0771—2846039 2829550 28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