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章>正文
 
成都造币厂的创建与开铸始末

广西钱币学会 · 2016/9/14 9:13:00

    “四川省筹建机器制造钱币,始于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由总督鹿传霖向朝廷奏准后,在成都机器局内开办银元局。二十四年(1898年)六月厂房落成,洋匠强必尔、艾文澜与机器到。次年六月,各省奉旨将银元改归鄂粤代铸,川厂因而停止。” 

    上述有关成都造币厂办理经过,录自民国四年(1915年)之川厂报告书,而其内容仅为概略叙述,并无详细记载,故国人所知也仅止于此。但报告书中提及之洋匠强必尔却于返国后,写了篇报导登在1903年的机械工业专门杂志(Cassier’s Magazine)上,多年后有本记述当初承造机器工厂史的书籍也有部份内容涉及此事,还节录刊载于1988年10月份美国集币协会月刊(The Numismatist)上。这两份资料十分难得,笔者特将其综合整理后摘要译出以飨大众。

    生产造币机器的工厂----汉立克納浦厂(Ferracute Machine Company )

    汉立克納浦厂(旧资料之译名)设于美国新泽西州,位置距离费城造币厂不远,费城厂造币机器即为其供应。在1896年时,中国政府透过在上海设有办事处的茂生洋行(American Trading Company),向汉立克納浦厂访价,内容是三座造币厂,两座是生产新式制钱的铜币制造厂,分别设置于武昌及成都,产能分别是每日三十万枚与二十五万枚;另一座是银币制造厂,产能则是每日十五万枚,地点是成都。 

    中方设厂此案是向各界询价,汉立克納浦厂并未留存其合约价格,但却有一未指明之德国竞争者的估价单,注明在汉堡交货价为“3560英镑”,以当时汇率换算约美金17000元,该厂报价显然低于此金额。 (按:约纹银二万五千两) 

    得标者须负责全套有关设备,因此汉立克納浦厂除了印花机、冲饼机、冲孔机、制模机外均必定要向其他厂商购置,包括溶炉、退火炉、浇铸炉、轧片机、锅炉、传动配备以及一座维修车间来支援工厂的日常运作。汉立克納浦厂可能只制作了冲饼模具,因为印花币模须极专门之技术,非该厂所擅长。而冲孔机及模具也要能打方孔或圆孔,并能压出新式制钱方孔周边与币外缘凸出部份。制币用模来源无资料可查,但确定为美国所制,极可能是委托费城造币厂代办。机器在1897年初完成,并于3月22日试车,费城造币厂也派代表至现场观礼,这是汉立克納浦厂首次销售设备至外国,全部机具于试车完成后即装箱运出。

    技师强必尔Henry Janvier 

    机器运出后就是技师人选问题,原先担任全程工作之首要人选毫不考虑就回绝了,强必尔是第二选择,他马上同意并且在几天后就搭火车出发,预定出差时间为六个月,结果他过了十个月后才回来。工资在当时十分惊人---每天美金25元加上所有开销。 (按:换算日薪约纹银35两,而这时的北洋机器局造币主管月俸为150两) 。

    强必尔在汉立克納浦厂有二十年的资历,他于1897年12月27日自新泽西州启程,在次年1月6日由旧金山乘船费时19天抵达日本横滨,途中船遭雷击,把木桅杆上的铜片都剥开来,除了几天外多半都是风雨交加,浪高达五十呎,整个旅程较平常多三天半。在日本时还拜访过大阪造币局:“全厂都是日本人,没有一个会说英语,向导也是如同木偶,解说都是用猜的,我们也很有礼貌地回应。我只是在怀疑,对此毫无概念的外国访客,如何能对这般解释有所满意”。到上海之航行则风平浪静,抵达后与茂生洋行的英籍雇员艾文澜(Henry Everall)会合,再找位翻译就在1月底动身,还携带了两把左轮枪防身,及一把温彻斯特来福枪做狩猎之用。 

    乘汽船溯江而上首站是汉口,这段六百五十公里的航程为四天,在停留待换船之间,两人雇了轿车搭舢舨过江至武昌,检查早先运到之铜币制造机器,结果发现中国工匠已拆箱并将机器组装完成,“虽然从未见识这些玩意儿,手边所有的也仅只于英文说明与组合后之照片,他们已以正确的方式,成功地把机器装配起来,想必是将英文翻译才得以达成。…..蒸汽机则尚未备妥,只有等回程时再来试车。”经过几日耽搁后,即由此地换搭小汽船,七天后抵达居民三万人的宜昌。 

    强必尔等在后续旅程中的经历十分惊险,所有航行都在白天,天色昏暗时就*岸。自宜昌抵万县费时了二十天,途中船曾触礁、牵绳断裂、水流强乱等,有多名当地人溺水,“首先是碰到礁石,船底撞破一个餐盘大小的洞,有位勇敢的老兄,去坐在那个洞上才救了全船,他身体几乎要被浸入之水淹没”。然后在士兵、轿夫等组成的队伍,由陆路护送到六百余公里远的成都。 

    一行人在陆路上遇到数次小股土匪攻击,必须掏出手枪方能吓阻,护送队的装配部份是尖竹刺,并不管用,晚上还得随时防范有人翻动行李。这段路程约十四天,于4月3日抵达离上海三千多公里、人口七十万的省城,“历经翻山越岭、泛舟涉水而又脏又累”,当时成都有26名外籍传教士和一位“只懂十个英文单字却自以为了不起”的人。

    机器安装与试车

    造币厂设置于兵工厂(按:即成都机器局)内,此时该厂生产的是一种要两人操作的鸟枪。“在这个城市有如此完备的兵工厂令人惊讶,它配置机械间与翻砂间,虽然有些机器是英国造的,但全部由本地之中国人操作”。法拉克公司原来的设计,是在同一间厂房内制作铜币及银币,但是其蓝图却误摆在上海,而当局盖的却是两间不相连的建筑,这样一来就必须把带动机器的传动轴切成数段,并且得重新布置。 (按:在使用蒸汽机时代,动力系“中央系统式”,经传动轴以皮带送到各别机器上,非现代小型电动马达可各自运作) 。

    这还不是最紧急的问题,早于一年前运出的机器尚未送到成都!它们是自两周后才开始陆续运抵,有部份搁浅在不远的岷江中。理由是“水位低”时,船会陷于泥泞;“水位高”时,无法通过桥孔。最后在河道上筑坝调整水位,很快地就解决了这个问题。更麻烦的是部份机器的木箱已经被拆掉,这些人就逮后遭鞭挞,并罚在脖子上戴枷锁半个月。 

    而最严重的是有些里面满是泥块与铁锈,甚至于机件都已锈死动弹不得。原来是在宜昌待转运时,以为仅须一两天故置放岸边,不料江水暴涨淹没货品达六周,以致防护油脂完全失效,开箱时还发现有几窝大老鼠。由于许多机器情况太差,被当局怀疑以旧货充数。“机器锈得像废铁,四架铜币印花机、冲饼机及发动机、锅炉、传动轴都一样糟,若要区分则以冲饼机最差。有些须破坏才能拆开,所有零件都要清洗,部份得新制。” 

    成都狭窄的街道是搬运重机械的头道难题,当局准备的车辆被压垮,强必尔只有征调附近碾米厂的滚筒来做车轮,才得以即时解脱困境。接下来几周,最重要的工具是榔头,还有就是用来清洗机件的煤油。经过几周折腾,洋行办事员艾文澜成了位熟练的工匠。 

    后续的问题也很多,“到机器整理差不多时,我也须要油漆,但四川全省都没有;没有润滑油更无法试车,当地人找到些菜油,不过会使机件在次日清晨见到锈斑。我从蒸汽机的汽缸头盖里挖出全数润滑油,那是装运前填满的。晚上有人盗取机油,但没跑多远就被逮获,还有人来偷牛皮做的输送带,这些家伙都被砍掉脑袋。” 

    1898年7月12日终于完工试车,据称当局相当满意。还吸引许多群众围观,“当机器到每分钟一百转时,群众瞪大了眼睛;一百五十转时,开始出现惧怕的神情;两百转时,房间内的人变少了;等到三百转时,这些人又跑回来,实在令人好笑。”机器虽顺利运转,但钢模因浸水而严重锈蚀,由于当局仍在怀疑是旧机器,而且新模运输须时数月,强必尔为想早日归国,且避免节外生枝再被误认借机敲竹杠,故未代为续订新模而以锈蚀币模试制。 “在币面龙身有许多疤痕,其余部份也有瑕疵,….我把样币交艾文澜呈送清廷官吏,他回来后告诉我,官员对这些缺陷并不在乎,反而认为是防止伪造的额外保障”。 

    强必尔在返国四十年后,还透露一段秘辛:“该省的头头”,提议强必尔驻厂监督五年,被其以健康理由回绝,总督开始在薪资上加码,由两倍一路添成三倍,最后请强必尔开价;当此人语调变得有点胁迫时,强必尔与艾文澜决定晚上就打包离去。强必尔回美后在汉立克納浦厂复职,于1926年升任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直到1943年82岁退休。 

    强必尔本人对摄影技巧亦十分熟稔,他此行共拍照片六百张左右,为十九世纪末的中国留下许多宝贵的史料,其中两帧摄于成都造币厂内,恐怕是仅存之清代造币厂内部场景。其所遗文献多半捐赠离费城不远、位于德拉瓦州威明顿某博物馆。

      后记

    根据强必尔叙述、所留图片及雑志所刊图片、存世铜铝样币,证明成都造币厂最早所制银币为“尒宝”(平头车版),依强必尔遗留之函件,模具系制作于美国。由于费城造币厂亦设于新泽西州,与汉立克納浦厂仅相距数十公里,两者有密切往来,一般均同意其乃费城造币厂代制。原民国四年川厂报告书内容之“洋匠艾文澜、强必尔送机器到”,比对后显然有误,且艾文澜实为洋行助理,非技术人员。 

    在汉立克納浦厂试制之四川光绪银元重26.73克,与美国标准银元规格及成色完全相同,辅币重量以比例递减但成色不改,令美国人十分惊奇,搞不清楚究竟是当地人诚实或是其他理由。对于制钱的使用也很好奇,文内提及其居北京附近之友人,曾做笔三万美金(按:约合纹银四万四千两)的买卖,收入帐款为制钱,结果以数天时间用马车载运至钱庄兑换成银两。 

    汉立克納浦厂创办于1863年,知名客户还有福特汽车、通用汽车、通用电气、RCA、联合碳化物公司等,由于财务困难在1937年易主;继续经营至1968年时老板因年迈而后人无意接手,将公司名称及设计蓝图、客户、零件等转移米苏里州之富顿公司(Fulton Iron Works Co.)后歇业,该公司曾生产各式冲压机器二万四千余台。

      [来源:泉源阁]

浏览次数167
广西钱币学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地 址:广西南宁市桃源路39号(530021)
联系信箱:grns@163.com 联系电话:0771—2846039 2829550 28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