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章>正文
 
罗伯昭和他的钱币收藏群体

广西钱币学会 · 2010/10/27 9:05:00
                             

                               
   

    在收藏界,钱币的收藏是具有普及性,民间性和群体性的了。一九二六年张叔驯,程文龙等人创办了古泉学社,这是中国第一个民间性质的钱币收藏组织,还创办了《古泉》杂志,也是同仁性的刊物,仅出版了一期。古泉学社和《古泉》杂志虽然影响不大,但上述的三性已经表现出来。一九三六年由丁福保,叶恭绰,张叔驯等发起,成立了中国古泉学会,并创刊〈古泉学〉季刊,其寿命比《古泉》杂志长得多,出了五期才告中断,和前者相比,总算有了一些发展。罗伯昭等人在一九四0年创办的中国泉币学社是第三个泉界收藏组织。

    泉币学社的创办,大家公认罗伯昭出力最多,贡献最多,并把他的寓所作为学社举行例会的活动场地,学社的刊物〈〈泉币〉〉也出于对泉界前辈的尊重,罗氏率大家公推丁福保为社长,囫伯昭为副社长,郑家相为总编辑,王荫嘉担任校对,戴葆庭为会计员。这个组织早期为十三人,个个都是实业界和钱币界有影响的人物,由于抗战时局的动荡,他们是从四面八方到上海滩的。

    为了寻找罗伯昭的行踪,我来到安福路七号中国泉币学社生地,一幢三层楼小花园洋房,斑驳门上已钉了许多人家的信箱,说明这地方已是“七十二家房客”了,惟有那合抱的绿树,和久经风雨的小洋房相映衬,还能忆起小楼的主人和钱币收藏体在这里聚亦乐,散亦东的生活。

    在小楼前,我伫立良久,心想这个地方真该成为纪念馆的。

    寻找罗伯昭  巧遇宣古愚
    在二00二年上海博物馆举行的收藏家迎春会上,我遇到多年不见的宣森,他原在上海参事室任秘书,专门为老参们服务,后又到友谊商店负责古玩字画工作。我知道宣森和我同年,以年龄而论还不能成为收藏家,更不可能对上海博物馆有特殊贡献的收藏家。

“你什么时候成为收藏家?对博物馆有何贡献?”我脱口而问。
“我不是收藏家,我捐献我祖父的收藏。”宣森说。
“你祖父是宣古愚?”我又一次脱口而出,在写〈〈杭人唐云〉〉时,我接触过宣古愚的材料,收藏甚丰,宣森所捐献的是他祖父的,祖父只能是宣古愚,不会是别的宣姓。
“你写唐云八把曼生壶,有一把从我祖父那里得到的,我祖父有曼生壶,但唐云那把绝不是我祖父的,”宣森眼睛瞪着,似乎要和我辩论的样子。
“好,那改日我去你那细细地说。”我说。
再次见到宣森听他细说的时候,才知道宣古愚——罗伯昭——宣森,原来是连锁式的忘年交。

    宣古愚(1866-1942),江苏高邮人,清朝监察大员,辛亥革命后移居上海,以清朝遗老的身份做了寓公,居住在当时属于法租界的淮海路。他的祖父是有名的盐商,父亲单传,到他这一代兄弟三人,只有他为官。袁克文曾拜他为师,跟他学诗词。抗战期间,地下党员徐平羽以为宣氏抄书保管古董的身份常住宣家,他们都是高邮人,为乡情所系。

    张宗儒作〈〈宣愚公先生传〉〉
    愚公先生,名人哲,字古愚,高邮宣氏,晚号愚公,而名亦删首一字,貌奇伟,腹大腰圆,望之不似南人也。以清生,援例试吏为主事,分陆军部,清光绪丁末,京师筹备各级审叛检察厅,奏调法部,任京师地方检察官,都城五方杂处,地检厅为刑事总汇,先生博闻多识,尽知民间情伪,侦察重案,每为老吏所惊服。辛亥事起,挂冠南下,思天下将大乱,乡居似非乐土,乃斥售旧业,移寓上海霞飞路,邻多园林,遂署曰花园里,读书养志,不复问人间事。家藏书画古董甚富。先生精鉴别,遇有佳品,不惜兼金易之,所聚益多。无何忽屏除众好,而专以其志于古泉币,上自周秦,下逮光宣,旁及海外诸国,收藏美备,近代圆钱,颇重辽金元,集元代小钱万富,为海内之冠。

    宣古愚业余善画,好收藏,以藏古钱为主,曾为某一枚铜钱,三次去张家口,买到方甘心。他所藏的元朝供养钱最有特色,这种钱又叫瑜,用风磨铜为原料制造,据说可以驱邪避灾。但这种钱在市场不流通,只在建房架梁,女儿出嫁当作压箱钱,讨个吉利。元朝已使用纸币,铸钱逐渐减少,这就给元钱的收藏带来困难。宣愚公对元钱有研究,曾著有《元钱秘录》,宣愚公到了上海,基本靠他自己的积蓄生活,仍然继续收藏钱币,对罗伯昭等他视为小辈,但对泉社他也给予很多关心。到他儿子这一代,过的是坐吃山空的生活,靠变卖父辈的收藏过日子,到了孙子宣森这一代,家藏文物不多,但他收藏的元朝供养钱还有一些。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徐平羽到北京担任文化部副部长时,就动员宣森将其祖父的收藏整天捐献。这样,宣愚公所藏的元代供养钱一百四十枚精品,经其孙子宣森之手捐献给了上海博物馆。
宣愚公著作除了《元钱秘录》,还有《论钱绝句二百首》和《古玺之源》,他认为在秦统一六国前,平民用的印都叫玺,秦始皇当了皇帝后,只有皇帝用的印才能称玺,其他人用的玺就只能称之为印了。宣愚公还藏有三代古字千余,经研究认为,玺的文字尽管有其千变万化,深入分析皆从“敬,事,信,诗,封,行,玺”七个字变化而来,自成一家之言。张宗儒在《宣愚公先生传》中写道:“终岁衣一大布袍,手污面垢,不事洗,而肴馔必丰,食兼数人量,海上学者凡治金厂,训古式,又词章书画或精鉴赏,无不竞趋先生之门,每月必治具小集,谈论古今,时出所藏珍异,相互观摩,往往日昃而不知倦。”

    宣愚公的山水自成风格,解放后,在陈叔通的倡议下,在荣宝斋办了一个小型画展,郭沫若,康生看了他的画也颇为赞赏,并同意出版。古典艺术出版社为他出了六开画页,后又出版徐绍宋,黄宾虹,宣愚公〈〈三家书画合册〉〉,并由徐森玉写了序言。

古钱收藏三分天下:南张北方巴蜀罗

    中国古钱的收藏在上个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及四十年代达到高潮,藏钱家给数以千计,藏品最富有则首推张叔驯,方若,罗伯昭。张叔驯是浙江南浔人,方若是天津人,罗伯昭是四川重庆人,故有“南张北方巴蜀罗”之称。

    张叔驯名乃骥,字齐斋,南浔张石铭第七子。抗战前其父去世,他分得了二百万家产,成为房地产巨商,收集古钱有了充足财源。张叔驯不但是古钱收藏家,也是著名藏书家。钱币收藏家一般都是集中收藏自己喜欢的冷门。张叔驯也是这样,他所藏的宋靖康钱已成为民间期间的集藏之冠。古钱收藏家马定详曾言:“余见齐斋藏靖康钱独富,举凡靖康之小平,折备”。靖康钱之所以珍贵,因为此钱为北宋最后一年即靖康元年所铸的钱,古钱界称之为靖康钱,这种钱仅造一年,铸量极少而成珍贵品种,版式却又非常复杂,有元宝与通宝两种,元宝以篆,隶两种合书一钱者。除了铜,铁钱外,还有银质通宝钱,形制有小平,折二,折三等三种。这种铸钱变化频繁,很能反映北宋末年“乱世年年改号,穷土日日更名”的窘况。抗战时期,张叔驯把所藏古钱精品带往美国,但罗伯昭创办的《泉币》杂志上,每期都把他所藏的精介绍二三品,如“西夏大德通宝”,评介者认为此钱具西夏钱气息,无元代钱风韵,今据实物,足证史氏之疏矣。此大德钱为前谱所无,今亦未见二品,洵属瑰宝。其他如“阴晋金化”,“虞金化”,“半圜”“天成元宝”都有较高评价。
方若原名方成,字楚卿,药雨。抗战时期,在日本领事馆的饭翼下成为巨富,娶旅日华侨汤某之女为妻,先后创办利津,益津,新津的三大公司,经营房地产。方若发家后,曾大量收集古物,以古钱和石经为最多,兼及书画,印玺,端砚。他是天津“大罗天”古玩市场的最大主顾,古玩商为他四处寻找货源,因此能在短时间内积成巨观。他收藏的古钱精品及研究心得,汇编成《古钱录》,《古钱别录》,《古钱补录》《古泉杂咏》等,皆自费印刷或油印出版。他所藏古钱曾存入法租界盐业银行保险库,后经同乡张伯介绍,整批卖给了上海银楼少东家陈长庚,售价十五万元。

浏览次数3245
广西钱币学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地 址:广西南宁市桃源路39号(530021)
联系信箱:grns@163.com 联系电话:0771—2846039 2829550 28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