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文章>正文
 
钱币学家——马定祥

广西钱币学会 · 2010/4/29 9:41:00

                                            

马定祥(1916~1991年) 字联元,号吉斋。浙江杭州人。毕业于杭州蕙兰高级中学。青年起爱好收集钱币。民国28年(1939年)随张季量钻研泉学,从事钱币经营。后与丁福保等在上海创办中国泉币学社。对中国古钱、金银镍币、铜元和纸币研究甚深,尤精铜元。鉴定功力,堪称独步。一生集藏钱币宏富,仅珍泉集拓就数以万计。久寓白尔部路(今重庆中路)60号。晚年自号万拓楼主。任《中国钱币大辞典》编委兼元明清分卷主编、美国《珍藏》和《爱华金讯》钱币期刊顾问等。撰有《上海博物馆藏银币图录》(稿)、《太平天国钱币》、《马定祥批注<历代古钱图说>》等。为市钱币学会名誉理事、上海文史馆馆员、浙江省博物馆顾问。1990年5月,向浙江省博物馆捐献珍藏古钱币文物1500多件,所获奖金全部捐作为浙江省钱币研究基金。1991年1月,将毕生珍藏的钱币书籍、拓本、照片、文物等共70箱、10万多件捐献给浙江博物馆。

 

1945年马定祥创办“祥和泉币社”时留影

  为了获得更多的珍稀钱币,更好地“以泉会友”,马定祥早就盼望能象不少朋友那样,拥有一家自己的钱币店铺。抗战胜利前夕(1945年7月),他好歹凑足了100万(中储券)资本,就在重庆中路60号乙,开了一家“微型”的钱币铺,号为祥和泉币社。

  这家店铺可能是大上海最小的店铺了,小得可怜巴巴— 门面只有两米宽,店堂只有五六个平方米。相对这个不大的店来说,店门口倒有一个不小的橱窗,橱窗里的“货”都是些毫不含乎的实物,诸如盒装的全套七枚民国纪念币(即有袁世凯、徐世昌、段祺瑞、曹锟等军阀的头像的银币)、三鸟币(即正面有孙中山先生的头像,背面有着三帆船和三只飞鸟的银币)、战国刀布、大明宝钞、户部官票等等,都是货真价实的热门货。

  这家店堂小到这个份儿上,可是往来的顾客却很有“规模 ”—有全国数一数二的钱币收藏大家,如李伟先、罗伯昭、李荫轩、孙鼎、沈子槎等等。马定祥的工作室写字台右边的墙壁上,钉了一排洋钉,上面挂着一串串用线绳串起来的古钱。每个钉子上都标着名字,诸如罗伯昭、李荫轩、孙鼎、沈子槎、朱绍森、赵权之、何雨霖等等,都是上海钱币界的名流,名字下面挂的钱,都是按照他们各自的“胃口”,从各地为之觅来的。

  写字台的旁边,还有一个有十多个抽屉的长立柜,每个抽屉也都各自有主,贴有标签,是为另外一些喜欢收藏银圆、铜元和纸钞的收藏家们准备的“货”。他们是李伟先、施嘉干、耿爱德、王亢元、康际文、丁福成、陆世百(柏文)、吴筹中、任益芳、管江民、丁林虎、康际武等等。圈内人一看这名单,自会掂出份量—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上海钱币收藏家的供货中心。

  其实不仅是收藏钱币的藏家跟他交朋友,到后来他的名气越来越大,全国各地的钱币商也都愿来跟他交朋友。因为他做生意只要东西好,从来不还价,牌子一旦作出了,大家对他有信任感,所以各地的一些钱币商到上海来,就不再一家一家地去敲藏家的门了,索性直接奔祥和泉币社了。自然每天的信件也不会少。有一次有一封外地泉友来信,把重庆中路错写成了重庆南路,而且没写门牌号码,只写了马定祥的名字,结果仍然收到了。当时泉币界就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如果要成为一流的钱币收藏家,必须要跑祥和泉币社,只要有马定祥帮忙,肯定能成功。

  马定祥爱交朋友也是出了名的。小店里常来的不仅是钱币界的朋友,还有艺术界、演艺界、棋艺届的朋友。如京剧名角名票黄桂秋、程君谋、陈大镬、赵树楠、王玉田、汪可强等等;有当时非常走红的电影明星小生徐风,红星顾兰君、顾梅君姐妹、顾兰君的丈夫李英;有著名的评弹演员张鉴庭(评弹张调的创始人)、薛调传人、琶王郭彬卿;有著名的画家吴湖帆、唐云、程十发、钱君 ;围棋大师顾水如、象棋国手谢侠逊等等。还有一帮子上海滩上很有名的笑星,如张樵侬(即大公滑稽剧团“四大笑星”之一,其他三人是杨华生、笑嘻嘻、沈一乐)、刘侠声等等。上海著名的滑稽戏《七十二家房客》、《活菩萨》、《三毛学生意》、《大李小李和老李》等都是他们演的。也有举世无双的“怪人”、当年荣家的合伙人王禹卿的儿子王亢元先生。经常来访的还有两位国外的特殊人物,一个是奥籍机铸币收藏大家耿爱德(又称依康)先生,他是专门收集中国近代金银镍币的专家,其藏品之多,无人能够企及。另一位是美籍鲍尔先生,他是上海美国花旗银行经理,专门收集美国钞票公司印制的钞票。中国货币史专家、《中国货币史》的作者彭信威教授也是这儿的常客。马定祥的终生好友张璜先生(后来任香港钱币研究会会长),更是三天两头往这儿跑。

  所以人家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马定祥则是“店不在大,有客则灵”。每当听见有人敲门,楼上就会传来一声欢快的“来啦—”,伴随着一阵“咚咚咚” 的楼梯声响,接着就是“开门大吉”,满脸欢喜,几句寒暄后,就把来客高高兴兴地迎进屋来。

  当初这个小店开张的时候,第一个来到店里的顾客,竟是著名电影明星笑星韩兰根。以前马定祥还不认识他,只是听说过其人。那时韩兰根演电影还兼做生意,在淮海路重庆中路路口开一家瘦西湖菜馆(重庆中路原来叫百尔部路,菜馆在68号),离马定祥的新开店只有一箭之遥,听说来了个新邻居,过来看看。

  只见他瘦瘦的个子,穿着中装,晃悠晃悠到了店里,东张张,西望望,磨磨蹭蹭地买了两样东西,都是不很值钱的钱币。一样是一把战国时齐国的三字刀币,他一边看,嘴里一边说:“这把刀,我拿到店里厨房间好派用场!”另一样是一枚有孙中山头像的三鸟壹圆银币,这种钱,一般人家是讨吉祥的。他掏钱要付钱,马定祥说不要,说你是大明星,又是敝小店的第一个顾客,开门大吉,送给你吧。他说不行,一定要付,而且付了双倍的钱,说是新店开张,应当祝贺的。从此他们认识了,韩兰根没事时就过来坐坐。

  马定祥对朋友是不嫌多的,与朋友谈得有劲了就大声哈哈大笑,高兴了就要请人家吃饭。一旦有从外地来的朋友,那就更加起劲地请客吃饭。人云其性情豪爽,有燕赵之风,不像南方人。

  有了这么一群收藏界、美术界、演艺界的朋友,又有了祥和泉币社这么一个“活动基地”,马定祥的生活就更丰富了,店里经常是欢声笑语不断,几乎成了一个“微型”的综合艺术沙龙。

  当然,钱币收藏在他生活中永远是第一位的。客人多数情况就在店堂的小沙发上落座了,只有少数人能走到楼上。著名收藏家罗伯昭、沈子槎、李荫轩、王亢元等等,都无数次地来坐过他的小沙发,每逢这个时候,定是马定祥一天中最高兴的时刻。他跟来客讨论起钱币来,彼此都兴味十足,钻劲十足,动辄就是一个小时,几个小时。有时店已上了牌门板,他们的问题还没争论完,主人和来客都没有“停战”的意思,那就要争论到深更半夜了。直到大家都筋疲力尽了,这才心满意足地“拜拜”,然都其乐融融。

  工作中的马定祥永远是精神抖擞,满脸热情的。他一生中还始终保持着非常清洁、体面的仪表。衣着一定要整洁,深藏青色的长袍一尘不染,西式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丝毫不乱,一双黑皮鞋隔几天就要打理一次,叫小儿子拿到路口的擦鞋老山东那里,擦得锃亮。他那和善、真诚的谈吐配以落落大方的君子风度,使街坊邻居都对他十分好感,甚至称他为重庆中路上的“梅兰芳”。

  当然,不愉快的事情也时有发生。每逢过年过节时,当地的地痞流氓就要来敲竹杠,不如他意就要给你看点颜色。祥和泉币社的后边住着一个看弄堂的人,姓吴,原先在租界捕房里当过巡捕,弄堂里的人管他叫吴巡捕。此人像是弄堂的总管,过一段时间就要来收“保护费”。有一次马家没能令他满意,他把粪便泼在马家的店门上,叫你无法安宁。

  这个有趣的、深受朋友们欢迎的小店存在了11年,曾经收购和卖出了无数珍稀金银币、古钱、铜元和纸币,到1956年公私合营时,就只好关门大吉了,并入了淮海中路629号的新龙古玩商店。

  公私合营清产核资时,马定祥的这个区区小店,除了自己的收藏品不作核资外,里面的“家当”竟评估为7000多元(戴葆庭的戴葆记古玩店评估为2000多元,其他古玩店的钱币资本就更小了)。当时3000元资本以上的就划为资本家了。7000 元现在看来不算什么,但是那时一贯大明宝钞门市价才卖2元钱,清产核资中只算 1、5元钱,现在已经值一万元;一套民国纪念币(即有袁世凯等大军阀头像的纪念币)当时门市价仅卖50元一套,清产核资是按成本价来计算的,仅算三四十元,而现在已经卖到五六万元,增值了一百多倍。况且,人家做钱币生意,都是在做古玩生意的同时兼做的,只有他马定祥,别的都不做,一生专门做钱币,亦足见他的苦心。所以,论门面,他家最小;论价值,却是全国钱币行业的“旗舰”。

浏览次数3578
广西钱币学会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
地 址:广西南宁市桃源路39号(530021)
联系信箱:grns@163.com 联系电话:0771—2846039 2829550 2804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