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科普 > 钱币欣赏

我与人民币的美好回忆

2019-09-24 14:46 [来源:上海证券报] 点击量:

 
 “钱币被称为国家名片,人民币则是中国的名片,在方寸之间铭记历史,反映时代变迁,记录了新中国发展壮大的光辉历程。”走进位于北京市西交民巷的中国钱币博物馆展厅,这一段话映入眼帘。

确实,新中国成立70周年,人民币之于神州大地的意义,不仅仅局限于货币职能,还忠诚地刻录下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传递着中国文化和中国精神,承载了中国人通过劳动获得报酬、创造美好生活的记忆和希望。

从第四套人民币“退休”点燃80后的童年回忆,到新版人民币开了“美颜”屏霸视频,再到新版20元人民币上的渔翁疑似“脱单”上热搜,人们依然乐于谈论它,新的记忆还在被继续创造。

面额结构更完善——随城乡居民生产生活需求而变

1979年,改革开放春风初起,黄艳成为了农业银行山东齐河县支行的一名出纳员。当时,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尚未脱钩,二者合署办公。

上世纪80年代初,每天办理业务的客户不多,进出的人民币基本收支平衡。“直到1984年以后,农民种植的棉花大丰收,当时50元和100元面值的人民币还没有发行,最大面值是10元,人民币的流通有些跟不上需求。”黄艳回忆。


1980年11月17日,新华社刊发了“万元户”山东省临清县八岔路镇农民赵汝兰的照片。他在包产到户的第二年,就靠着种棉花卖棉花,成了当地第一个“万元户”。

“当时经常出现农副产品收购单位会计来取现,但库中现金不够的情况。银行通过签发定额支票来代替现金。”黄艳回忆,齐河县晏城镇棉站会计曾经希望提取3万元现金,最后银行交付了1万元现金,10元券一捆,一捆有10把;以及2万元定额支票。农民在棉花被收购后,可以凭票据在银行办理提现或转存。


第三套人民币10元券

但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1987年,第四套人民币应运而生。在第二套、第三套人民币的基础上,第四套人民币增加发行了50元和100元两个“大额”券别,可以更好地满足人们生产和生活中快速增长的资金流通需求。


第四套人民币的50元券和100元券

这正是人民币面额结构优化的一个缩影。70年来,人民币面额从12种精简到8种,结构不断完善,更加符合实际生活中货币流通的需求。

旧版人民币退出流通,人们对他的记忆却没有远去。60后的湖南张阿姨对第三套人民币2元纸币印象最深,因为小时候的学费正好是2元,有了它,念书就没有后顾之忧。


第三套人民币2元券

20元是第五套人民币新增的券种,90后的小陈对它最有感情,这是小时候家人塞在手里的零花钱,背面的桂林山水描绘了她的家乡。


第五套人民币20元券背面

货币结算更便捷——季老板“忙年”之变

在山东济南经商的季老板,是江苏如皋人,讲究生意人的“仪式感”。

2008年元旦过后,进入农历腊月,季老板开始每天到银行支取现金。等到腊月二十几日回家过年时,季老板安排几辆小型客货两用车,带上伙计、年货以及500多万元现金,浩浩荡荡地“衣锦还乡”。

“那是我第一年工作,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现金。”黄艳的女儿王汝楠回忆。她现在是齐鲁银行浆水泉支行员工,那时候她在济南市商业银行(2009年更名为齐鲁银行)城东支行担任柜员,季老板则是行里的重要客户。这种情况不是“孤例”,那年,仅江苏如皋地区的商人就在年前集中提走近千万元现金。

其实,银行要遵循现金管理制度和反洗钱要求,取走大额现金在合规性和安全性上存在隐患。但是面对银行的劝说,季老板也有自己的坚持,“伙计们跟着我一年了。我们一年发一次工资,发工资必须用现金,必须要有仪式感。”

好在,技术在进步,观念会转变。这种年前大量支取现金的情况,王汝楠只在2008年经历过。

2009年元旦一过,季老板带着财务人员,在营业室大堂现场办公,签发支票。工人排成两列长队,一列等待签发支票,一列排在营业室单独开辟出的窗口。领完支票后,工人填好进账单、开卡表到窗口开卡,钱转入个人账户“落袋为安”。

到了2010年,季老板公司的对公账户开通了网上银行,许多业务不再需要到网点办理。“在那以后,季老板的生意越做越大。但是他如何‘忙年’,我们不得而知。现在银行也基本不‘忙年’了。”王汝楠说。

从现金到支票再到电子渠道,每个人都享受到时代发展和技术进步带来的便捷。现在,作为流通工具和支付工具的货币未必是可视、可触的,但货币的流通和转移更便捷、更高效,也更安全。

近年来,电子支付蓬勃发展。2019年第一季度,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处理电子支付业务481.51亿笔,非银行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1485.32亿笔;而在2013年一季度,全国共发生电子支付业务仅56.12亿笔。

另一组数据更具冲击力:2013年一季度,全国共发生移动支付1.98亿笔;到了2019年一季度,银行业金融机构完成移动支付业务196.90亿笔。

现金流通更安全——从“火眼金睛”到机器识别

“最初,行里只有一台上海产的点钞机。但坏了没法修,也没有技术支持,只能自己琢磨研究。”黄艳说,“所以每个出纳员都必须练就火眼金睛。一看、二摸就必须识别出假币。”

黄艳是上世纪80年代银行业省级技术能手,她有自信,所有假币都逃不过她的眼睛,不用摸就知道人民币的真伪,有的假币在半米外就能识别。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农业银行和农村信用社分开不再合署办公,开始陆续购置点钞机和计算机,黄艳所在银行的验钞流程也开始机械化。

现在,包括点验钞机、ATM机、清分机等在内的现金机具,把守着人民币流通过程中最后一道防伪“战线”。随着人民银行正式实施《人民币现金机具鉴别能力技术规范》,之前没有统一标准可依的现金机具有了“金标”。


目前,银行现金机具银行机具已全部升级完毕,可以识别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图中机器在进行不同面额人民币的混点,摄影:上海证券报 史丽

另一方面,货币防伪技术也加速迭代。随着我国科技水平的提高,人民币的设计水平、防伪功能和印刷质量日益提升。

以最新发行的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为例,50元、20元、10元纸币增加光彩光变面额数字、光变镂空开窗安全线、磁性全埋安全线、竖号码等防伪特征。


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摄影:上海证券报 史丽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先进的钞票防伪技术为金融活动筑牢安全底线。人民币见证了我国经济金融综合实力不断增强,捍卫金融安全的能力日益提升,也见证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

国庆节即将到来,伴随着共和国前进脚步的人民币,一定在你的记忆中占有一席之地,欢迎你在留言区写下你的故事。

热门文章